更多公告
当前地址:首页 > 反邪教专区 > 正文

【转载】师父,我没法给你写贺词(图)

时间:2017-01-11 08:57:22  来源:《凯风网》   责任编辑:dhzzffb  浏览次数:

尊敬的师父:

  您好!

  最近在法轮大法网站上,看到《2017年元旦贺辞、贺卡集锦》(一)(二),有那么多大陆和海外的同修恭祝师尊“新年好”、“元旦快乐”。我也想写,却没法给你写。为什么呢?因为我要坚持“真诚”。“真善忍”,“真”字当头,“真”应该就是“真诚”,我的理解是符合客观实际为“真”,发自内心为“诚”。因为要坚持“真诚”,我不想写下让自己懊悔、实际上对师父和大法不利的文字。

  首先,我没法违背客观实际地写“祝师尊快乐”的套话。

  读读咱大法网站上的贺辞、贺卡,无非是“恭贺师尊元旦愉快”等几种老套的格式化贺辞,毫无新意。弟子希望师父过得好,心情快乐,本属正常。可眼下的特殊情境下,这种虚应差事的套话估计会让师父您听着刺耳。

  不是吗?刚刚过去的2106年,师父物质上肯定很丰富,但精神上过得却不怎么好,心情也不愉快。事实俱在,谁也否认不了。3月份,韩国KBS电视台取消了与“神韵艺术团”所签订的演出合同,中断了正在KBS2TV播出的神韵宣传影片。4月份,俄罗斯执法部门关闭宣扬我们法轮功的网站。5月初,香港市民团体在港岛、九龙多个街道公开展示对咱法轮功的抵制,悬挂师父的大幅“遗照”,骂师父是“汉奸”“走狗”“卖国贼”“千古罪人”(参见图片),高喊举“铲除邪教法轮功”、“坚决抵制法轮功祸乱香港”,“邪教法轮功滚”等标牌。5月中旬,我们在纽约市巴克莱中心举办法会,刚刚结束,就有多名参会的同修晕倒在会场内外,惊动了警察,叫来常人的救护车,一帮坏人在网上对此大加讥讽。7月份,俄罗斯东正教车里雅宾斯克主教区网站发布对法轮功等东方邪教的预警公告。9月份,约250名同修在莫斯科一度假屋里聚会,被俄罗斯内务部和移民局联合打击,制止了活动,逮捕两名骨干同修并对他们进行行政处罚。年底,台北市龙山寺地铁站出口处出现了一幅丑化师父和大法的广告(参见图片),上有师尊打坐莲花的佛像,“神像造假,吹嘘神通”这8个字明显是丑化师父的,广告上还写着“谁是邪教”,“法轮功,一个自诩高人一等的教派,自身多有不端,却屡屡攻击其他教派是邪教”。这些事,哪一件能让师父感到“愉快”的?

  如果师父和咱大法能够有力地回击这些诋毁和丑化,倒也算是好事;可面对这些不利之事,师父和我们的媒体竟然听之任之,表现得软弱无力。一年之中,师父和大法屡屡被别人整治、挖苦、嘲弄,师父能快乐吗?这些衰事,哪一件、哪一桩不让师父蹙眉焦心?又让师父乐从何生?师父最不快乐的时候祝师父快乐,实属虚头巴脑,既无意义,更添烦恼。实际的情况可能是:你不提“快乐”,师父也许还能静心养神;你一提此二字,难保不刺激师父的痛感神经。似此类只起反作用的套话式贺辞,不写更好。这就是我真诚的看法。师父,您说呢?

 

香港民众社团的宣传牌

 

台北龙山寺地铁站出口处的广告

  其次,我没法违心地写“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刺师之言。

  人际交往中有一个不成文的原则,那就是千万别触碰对方的忌讳。可有的同修太没眼色,贺辞中屡屡涉及师父不想提的事。要知道,师父经文中的核心概念或高频词语,未必就不是师父严加忌讳的。

  比如有的贺辞喜谈“圆满”:“为了大法弟子功成圆满”,“多救人,圆满回归”,“能够早日大圆满,随慈悲伟大的师尊早日回家”,等等。殊不知,师父最忌讳“圆满”二字,看到这两个字如同被人“逼债”。原因嘛,你知我知师父知:按师父亲定的必须“飞上天”的圆满标准(恕不赘引),至今未有一人圆满。按师父的预测,至迟在2012年3月底,“正法”结束,所有大法弟子集体圆满,可这张支票早就被撕碎。这难免被常人讽刺“师父承诺放空炮,弟子努力打水漂”。就说去年吧,网上爆料说日本同修肖辛力43岁就病死了,其丈夫佐藤贡49岁病逝。他们那么精进,为啥没能圆满却短命夭亡呢?年末又传出“美中法轮大法学会”会长,杨森之妻、“新唐人电视台”骨干剧玫因患癌症死亡的消息,她也只活了50多岁。即使贵为法轮功第二号人物的叶浩,他与妻子蒋雪梅(她曾是咱法轮功媒体“看中国”的负责人)老态龙钟地在路边练功,过往行人无人注目,晚境凄凉。师父的母亲芦淑珍也病逝了,连他们都圆满不了,其他人就更没戏了。老提“圆满”不是让师父难堪么?

  再比如有的感恩类贺辞喜谈“法身”保护:“师尊无时无刻不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师父法身时时刻刻看护着弟子”,“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虽从未亲见师父,却真切感受到您时时刻刻就在身边呵护着我们”,等等。这些贺辞表面上是尊师,实际上是害师父。因为“邪恶”恰恰擅长拿“法身保护”来攻击师父,他们经常质问:如果你们师父真有“无数法身”时刻保护你们,那为什么有相当多的骨干弟子遇祸身亡?去年加拿大的西人弟子瑞陶尔被警方击毙时,你们师父的法身为什么不保护他?去年7月,那个被师父确定圆满的张一军又接受某网站采访,攻击师父和咱大法,师父最怕提及的1998年的那场“海南车祸”再次引起人们的注意。说实话,那次车祸后第二天师父写给蒋晓君的信真够丢脸的,这么多年来,师父和咱法轮功媒体从来不敢提它。因为那次车祸中,8个“弘法”的同修一下子死了7个,没死的却被师父“钦定圆满”了。这种情况下再提法身保护,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岂不等于痛打师父的脸?写令师父难堪的贺辞,有违我的一颗真诚之心,是不是?

  总之,出于真诚,我觉得送给师父的元旦贺辞,不写比写好。师父,您不会反对我说真话吧?您认为我的想法有错吗?

政法风采
政法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