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公告
当前地址:首页 > 反邪教专区 > 正文

【转载】妻子王小燕跑了

时间:2017-01-11 08:56:13  来源:《凯风网》   责任编辑:dhzzffb  浏览次数:
 
  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妻子叫王小燕,是内蒙古通辽市开鲁县人,育有一女一男,妻子今年34岁,我们的感情一直非常好,从没有生过气,只是偶尔斗嘴,并且她父母的关系相处的也非常融洽。小燕人长得漂亮又能干,生活上节俭又持家,亲朋好友都夸她好。

 

  因我是一名公交车司机,需要早出晚归,家里的是都由小燕照料。父亲去世的早,我就把母亲从农村接过来,与我们同住,互相还能有个照应。看到勤奋耐劳的妻子和听话的孩子还有年迈的母亲,我很欣慰。2010年6月慢慢的我发现我妻子开始相信神了,并且她对“博爱”层面的认识确实有了很大提高,也努力做到爱人如己、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和睦左邻右舍。

  自2010年9月份开始,从电视上了解到全能神邪教在全国各地到处聚会、公开拉拢新人,发展新人,他们打着世界末日言论,谎称灾难随时来临,让善良的百姓加入全能神。这时我才恍然大悟,联想到妻子放在家的资料,自此我就傍敲侧击的了解是否她信奉的是邪教全能神,最后我妻子终于说出了她们的教会名字“全能神、东方闪电、实际神”。

  从得知小燕信奉的是邪教全能神起,我就劝她与邪教断绝关系,刚开始她说我们都是学好的,都是好人才信奉这个教派,并没有做什么坏事,家人应该给她自由。听她这么说,我就没太在意。从此,她们的聚会频率开始增大,由一周一天增加到一周几天,哪怕是刮风下雨还是寒冬下雪,都已不能阻止她信奉邪教的决心。带着不到三周的女儿冒着严寒参加聚会,我姨实在看不下去,就和她理论,并劝她要以孩子的身体健康为重,不要再参加聚会了,她不听劝告,实在没有办法了我把他家亲戚叫来,经过那么多人苦口劝说和求助下,她比以前理智还有收敛了一点。

  我大概看了下她们的书籍时,惊讶的发现书中鼓吹世上不存在家庭,没有父母,没有儿女,没有夫妻关系,这些关系都要断绝,只有这样,人类才是最圣洁的。并鼓励信徒抛弃家庭、抛弃儿女,离家出走传道,过集体的教会生活。然而我并没有发现妻子的异常之处,她依然爱这个家、爱我、爱孩子,这些话我并没有往心里去。

  2014年入冬前,她们更加猖狂了,更加不理智了,已经发展到天天参加聚会,中午也不在家吃饭,每天早出晚归,家庭和孩子她似乎已经不怎么过问了,也经常把孩子丢在家里让妈妈照看。我请来了岳母岳父来开导她、阻劝她,并发动全家人给她做思想工作,希望能让她反省,从新做人,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她根本听不进去。

  我每次从下班回到家里,她都做好饭菜等我回来,然后全家人一起吃饭,我觉得小燕的并没有完全被邪教泯灭良知。我们也曾理论过全能神是邪教的观点,她说“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让我们过上幸福的日子,才能拥有荣华富贵,世界将会因世界末日的到来而毁灭,愚昧的人类也会随之毁灭,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免遭浩劫,保住全家性命”。因为我知道这是邪教,更何况自己还是一名党员,就把自己家中的所有邪教资料烧了个精光,这下可惹怒了小燕,和我大吵了一架。

  逐渐地小燕的思想就完全扭曲了。原来每天做饭等我回来,非常勤劳,也非常贤惠,现在经常忘了给我做饭,对两个孩子也是不管不顾,白天走家串户“传福音”,对母亲和孩子变得冷漠无情。对于妻子的“执迷不悟”,我们一家人也是真没了办法。她再怎么样,毕竟还是一家人,我们更多的是采取宽容、规劝的态度,希望她能远离全能神,本本分分过日子,可是她的所作所为让我们万分失望,不可理喻。

  2015年9月8日晚上7点她和我摊牌,如果我同意她信全能神她就留在家里不离婚,若不同意她信,她宁愿全家人都抛弃也要信。然而,我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迫切性,也没有推测出这是她的“真心话”。我当时第一反应是不同意,还苦口婆心地劝她不要再信了。

  因为劝说无用还常常吵架,我让岳父把她接回娘家过段时间,谁知道在今年10月19号离家出走了。岳父一听她离家出走,当场就晕了过去,我们赶紧将他送到医院。我查到一个人和她经常见面,我就向单位请假到这人的家蹲守,连续两天全天候的守着,饿了就吃方便面,困了就掐疼自己不让自己睡着,目不转睛的看着进出人员,冷了就和点酒,最后结果不尽人意。邻居知道这个事情后对我说,这不是个办法。不如发动大家的力量一起找。我把妻子的照片和体貌特征打印出来,邻居们帮着贴在明显的位置,希望好心人能提供线索。最后,没有办法,我只能去公安局报案,将我知道的一切告诉给公安,借助他们帮我找回妻子。据公安分析,妻子可能卷入跨省传教的违法行为,邪教组织利用所谓的“教义”控制住了这些愚昧无知的人,之前的手机号都停机不用了,和小燕联系的那个人也一起失踪了,目前的线索中断,能做的只能是从周边省份近期查处的邪教组织入手。公安劝我回去好好想想她还接触过哪些人,有哪些在外地的亲戚,看能不能有些线索。听到这些,我已经懵了,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岳母还在医院照顾岳父,家里剩下我母亲带着两个孩子,我该怎么办。

    时至今日,妻子还没有任何消息,两个孩子都是我母亲在照顾,每当孩子问起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两个孩子似乎明白了家里发生了什么,问得越来越少了。邻居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一家,我知道这都是狠毒的全能神,是邪教毁了我幸福的家庭。

政法风采
政法要闻